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來自鳳凰鎮的人 | 孫飛虎搶親 | 碾玉觀音 | 紅鼻子 | 申生 | 一口箱子
傅青主 | 我們一同走走看 | 左柏桃 | 訪客 | 大樹神傳奇 | 馬嵬驛
X小姐 | 重新開始

回到劇本創作

《傅青主》

 一九七八年,五十七歲的姚一葦寫了《傅青主》。關於《傅青主》,姚一葦在〈人生之「境」〉一文中,有甚為詳盡的闡述。姚一葦明白說出,他寫作這個劇本,乃因為:「我們今天處在這樣一個功利、現實的社會堙A我有很大的感觸,因此我決定要寫一個人物如何維護他的原則,如何去排斥、抗拒外來的壓力和誘惑,因而產生了這樣一個劇本。」

  在這部傳記性的劇作堙A姚一葦擷取了傅青主四十八歲在監獄中的一段,再是他七十多歲,行醫、拒絕徵召的一段。兩段各呈現出人生中不同的困境。在監獄的那段,討論「生困難還是死困難」的問題。姚一葦認為:「死是簡單的,死是一了百了,人一死,對社會便完全沒有責任,就像劇中的牛喜兒,他死亡了,他的死實際上就是一移轉,死了之後沈重的擔子便要由生者來負擔,所以生比死更艱難,也更重要。」第二段要表現的是:「人活著不只是承擔責任,還有一個重要的東西,那便是堅持「原則」。如果人都是活在一個沒有原則的世界,此劇便可以扔入字紙簍中,因為它毫無意義;不過人是應該有原則的,而且應該為操持原則而奮鬥。我們知道在中外歷史上都出現過,人為操持自己的原則而不惜犧牲生命。這正是先聖先賢的作為,亦正是歷史的光輝所在。傅青主到後來功名利祿垂手可得,可是他為了自己的一個原則,他要對抗這些,甚至他的老朋友、他的小孫子都覺得那是不必要做的事,更別說那個老和尚和其他的人了,這才是真正的孤獨。」

  《傅青主》形式上的一大特色,是姚一葦採取了說書的方式來貫串前後相距約三十年的兩大段落。戲劇結構正是敘事詩戲劇的形式,既是說書,又是戲劇。

相關文獻:

  1. 姚一葦,〈我寫《傅青主》〉,收於《戲劇與人生》,台北:書林。
  2. 姚一葦,〈人生之境──關於《傅青主》〉,收於《戲劇與人生》,台北:書林。

回到劇本創作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