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來自鳳凰鎮的人 | 孫飛虎搶親 | 碾玉觀音 | 紅鼻子 | 申生 | 一口箱子
傅青主 | 我們一同走走看 | 左柏桃 | 訪客 | 大樹神傳奇 | 馬嵬驛
X小姐 | 重新開始

回到劇本創作

《來自鳳凰鎮的人》

 一九六三年,四十一歲的姚一葦在《現代文學》上第一次正式發表了《來自鳳凰鎮的人》,次年,有四個大學相繼演出此劇。這些熱切的迴響激起姚一葦繼續寫作劇本的興趣,一九六五年,便再發表了《孫飛虎搶親》,從此連續創作,經營了「劇作家」的輝煌成就。

 《來自鳳凰鎮的人》的故事,原是姚一葦在課堂上編來提供給學生當作劇本習作的故事大綱。此劇出現了日後諸多劇作中「時空不確定」的特色,對此,姚一葦於〈後記〉有所說明,且述及他作為一個劇作家內在靈命的識見:

……我要說明的,劇中的時間與地點沒有確定,是我的一種相當狂妄的嘗試。也就是說我讓時間和地點成為可變式。用代數式來表示最為清楚:設時間為X,地點為Y,則X、Y的變化對整個戲劇言,必然構成一個複雜的函數關係:即f(x.y)。但是我不是完全抹煞時間和地點的重要性;……亦非像被稱為表現主義派的作者凱撒、漢生克勒佛那樣狂妄,狂妄到要把整個世界、整個人類搬上舞臺。……我只是羨慕那些從不受時間地點的限制而自由自在地創作的人。……
………

被稱為人類的靈魂的發掘者、或心靈的探索者的藝術家們,如果嚴格地被限制在表現某一特定時代和某一特定地點所發生的某一特定故事,那是一件十分可悲的事,我們就可不必懷疑:一部作品的生命與價值何以變得如此的短促,以及越來越短促的原因。更可悲的是自從佛羅依德在藝術的王國塈諵U了那一顆重磅的原子彈之後,跟著楊格、阿德勒、蘭克……等人又投下了幾顆小型的炸彈,從此此一藝術的王國再也不能閉關自守,再也不能安寧了。以往的藝術家是不自覺地從事心靈的探索,一變而為自覺地來從事;於是一個人被當作生物來處理;一半由社會科學者給我們制定了規律,一半由生理和心理科學者給我們制定了法則;不是當著社會學的個案、便是當著生理、或心理學的個案來處理。一部小說或戲劇便成為一個病人的病歷卡!所謂藝術家便成為病歷卡的製造者、或翻譯者!

於是我們見到了一片瘡痍、一片虛無、一片血肉模糊;人類自高等的寶座跌落,而且不斷地跌落下沈。人類的那些高貴品質那堨h了?那些善良的靈魂那堨h了?難道人類心靈的底層的深處就再也找不出一些珍貴的東西了嗎?難道人類就必須回歸到猿猴甚至比猿猴更低下的動物嗎?所以當我們讀到漢明威晚年的「老人與海」,他生命的最後所掙扎出來的那一點點東西,幾乎還不能使他自己十分地相信,否則他何以要用自己的手來毀滅他自己呢?還有比這可悲之事嗎?事實上,亦確係如此,人類必須自覺地走出來,走出那命運的陷阱,否則只有毀滅。

這正是我以一顆虔敬的心靈來從事的,是以一顆宗教的心靈來從事的;因此我不願它只作為一張病歷卡來看待!我不願它只作為「某一特定時代和某一特定地點的某一特定的事例」而已!罵我虛浮也好!罵我狂妄也好!

 

相關文獻:

  1. 奮之,〈人活著,是為了什麼?──關於《來自鳳凰鎮的人》〉。

回到劇本創作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