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詩學箋註 | 藝術的奧祕 | 戲劇論集 | 美的範疇論
戲劇原理 | 審美三論 | 藝術批評

回到學術論述

《美的範疇論》

☉林國源

 《美的範疇論》先引藉波桑葵「容易的美」與「艱難的美」的觀念,設定「美的基準」(純粹快感)依量的大小而分「崇高」與「秀美」的相容復又對立的範疇;設定「非美的基準」(快感中羼入了諸如恐懼、痛苦、哀傷,甚至不快適的情緒),依質的變化而分「悲壯」與「滑稽」的範疇(以上四範疇為普遍的型),以及「怪誕」與「抽象」的範疇(有別於一切正常型態,或稱異常的型)。

 凡上所述的六個範疇,依筆者的理解,復可就其「精神法式與文化意義」以論姚先生的美學體系所蘊涵的精神價值觀、人格價值觀、與文化價值觀。也可以說,這六個範疇的選取與建立是符應姚先生「藝術批評論」中所持有的價值觀。

 〈論秀美〉中,言秀美的美感乃「由外在的調和、圓滿、纖小、與可愛,而產生純淨快感;同時,當此種快感與吾人之理性相結合時,復造成精神上的融合、完遂、柔順、與依戀,使吾人走出狹隘的自我世界,而進入美的世界」。

 〈論崇高〉中,言崇高的美感乃「崇高的自然與藝術之無限、巨大、有力、與可敬之性質所產生的積極快感,轉化為精神上之自由、豪放、雄渾、與仰慕……由感性進入理性……使吾人走出了狹隘的自我世界,與廣大無垠的宇宙相同一」。

 〈論悲壯〉與〈論滑稽〉中則指出:悲壯藝術與滑稽藝術是人類創造的藝術品中,吾人無法在人以外的自然物中找到。「此兩類藝術所表現的係人自身的問題,表現其意志、性格、行為、與遭受,表現其所作的肯定與否定,表現宇宙觀、宗教觀、或道德觀,更表現出其自身之人格價值」。

 以上四範疇為「普遍的型」,自美的量變到質變,具現了人與自然間的關係,與自然和諧或相生者為秀美與崇高,與命運或環境相抗衡或受其播弄,則具現為悲壯與滑稽。怪誕與抽象則為「異常的型」,具現了人性的底層,呈現人的精神的怪異與反常到否定與拒絕。

 〈論怪誕〉與〈論抽象〉中,言美感的產生,乃透過焦慮與不安的表現,引發「知性的一閃」,透露出一種隱密的喜悅;前者常表現為藝術家的主觀世界或人格的混沌與反常,後者在古代「是原始人勞力、智慧、心性的綜合表現,是文明曙光乍現,是人的價值的表徵」,在現代則「是西方文明頹廢的表徵,是精神崩潰的象徵,是人的價值的否定,是『人的失落』」。

 依筆者的理解,自秀美到崇高到悲壯,為「人之精神價值與人格價值」之依存、肯定、與提昇,自滑稽到怪誕到抽象,則是現為「社會價值與文化價值」之貶抑、懷疑、與否定。前者為正極價值,後者為負極價值。而其整個的總取向則為師法孔子的徹底的人文精神(「論嚴肅」的最基本的論旨)。

 《美的範疇論》之為美的本質論,自經驗的層次言之為美之客觀性的探討,陳述了各類型自然美與藝術美的本質;自分析的層次言之,為各種美之理論(各家美學觀)的剖析;而自會觀的所見言之,則自美的客觀性到美的主觀性,由純淨快感及所羼入的非喜悅的情緒結合人的理性而為美感。

 本書取材的寬廣度比《藝術的奧秘》更大,姚先生精識西方美學觀的發展史,且能入能出,力足以作明確之剖析並歸為層次性的理論,復自生展的、吸融的、補餘的觀點,貫以「人文精神為總取向」的精神價值、人格價值、與文化價值,從而建立自身的美學觀。

回到學術論述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