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從「心」開始

☉王墨林

 今年已七十三歲的姚一葦,最近發表了一齣《重新開始》,只有一男一女兩個中年演員在台上演對手戲:而三十歲的田啟元前陣子的小品之作《瑪莉瑪蓮》,也是只有一胖一瘦兩個年輕女性在演對手戲。姚一葦在他的新作中,提出了對於性別論述一些反思;田啟元的新作,也是企圖從女性書寫的觀點形塑出情慾的肉體。看起來,上一代與下一代都在面對一個不可避免要去面對的世紀末問題;然而,兩代之間不同的卻是什麼?

 姚一葦在《重新開始》劇中塑造一對中年夫妻的角色,其實也是現代主義的劇作裡經常出現的現代人原型,既是劇作家將自我生命的觀照投射其中,也是社會問題的再生產。所以,這對夫妻包括了從他(她)們身上所繁衍出的一套歐洲自然戲劇的系譜,都是用了一種客觀的、科學的自然科學方法論的觀察,來精密地記述下現實的狀況。因而「語言」在這裡被要求是正確地傳達一種客觀的事實,而讓這些「語言」發音的演員們,就必須要呈現出一種理性意味很強的身體圖像。

 當劇情在發展中不斷出現兩人面對面侃侃而談,雖然「四面牆」將台上台下交流的空間封閉化,而觀眾仍然可以聽到,是客觀地聽到兩人之間的私語:原來把生活間的瑣碎小事擺在舞台上,竟像顯微鏡下的細菌一樣,都是在呈現諸種生命的理性狀態。

 假若戲劇中原來語言是用來呈現理性的一面,在田啟元的新作中,恰恰是把語言用來做為戲劇中感性的一面,因此,咬字可以不清,語義自然也可以不詳,當這樣也算是一種表演美學的話,那麼台灣小劇場難怪少見好好說清楚一個故事的:除非我們否定一齣戲是由一個故事構成。

 事實上,不管古典如莎劇,或現代如彼得史汀,都是要把劇作家用在對白上的雕琢力磨出光彩,讓演員像使用魔法的鍊金術師,用語言來蠱惑被卑俗的日常語所壓抑的觀眾。在小劇場裡方興未艾的「身體論」,曾經被用來做為顛覆以對白為主的表演概念,但是因為過度地用來否定語言,可以呈現一個角色的精神狀態,就使得亞陶及果陀夫斯基放棄語言中積弊成習的概念反而不彰。

 在《重新開始》中,最迷人的就是語言這一部份,語言造成劇情的壓抑氛圍,卻變成了表演的魅力所在。男主角陳耀圻原本具有拘謹性及女主角馬汀尼在放鬆、平易之中收放自如,不只表現出導演將演員的真實身體與虛構的角色合為一體的功力,也使在兩人之間進行的看似簡單,卻必須準確地掌握好節奏,才能夠使其對話產生一種穩練的調子,從而營造出導演偏愛的壓抑氛圍。《重新開始》的戲劇力量在劇情一層一層剝開之後,不露痕跡地把中心命題裸現出來,除了通過演員的身體行動能夠將情節的動作結構托示於外,最重要的是導演對於剝開劇情的調子掌握;這種讓骨幹(spine)在戲劇裡隱約出現的古典美學,則是台灣現代劇場裡已然不見的功力了。甚而中國大陸的寫實主義劇場,也都因政治的禁忌而流失這種對人的心靈深處予以極私密地開發。而台灣小劇場的新世代以暴露身體的私密,取代暴露心靈的私密,那也是過於粗糙地把對社會制約的顛覆視為是對戲劇的顛覆了。

 導演從不刻意要虛飾舞台的幻影,甚而第一幕中的那株「百年老樹」,即使看起來好像是一株道具樹,但是以人為表現主體的純粹性反而更集中,尤其第二幕的氛圍,在簡約主義的壓縮下,人看起來更是微弱,卻也更神聖。七十餘歲的老人將自己的生命在舞台上攤開來,他要的不是讓我們感動,而是讓我們對生命的謙卑感到震動。

 (原刊一九九五年七月《中國時報》藝術動脈)

王墨林,一九四九年生。政治作戰學校影劇系畢業,現為「身體氣象館」負責人。著有《導演與作品》、《都市劇場與身體》、《後昭和的日本像》等作品。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