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淺談姚一葦的《X小姐》

☉鄭樹森

 姚一葦的戲劇在取材上向有明顯而相當均衡的兩條路線:從《碾玉觀音》到《傅青主》,傳統人物是素材的出處;而自《紅鼻子》到《一口箱子》,現代生活是想像的來源。

 《X小姐》是姚一葦的第十三個劇本。取材上沿襲現代路線;技巧上也類似其他的現代生活劇,例如沒有特定地點和人物面貌模糊(但又隱含象徵性)等。更具體地說,《X小姐》承繼《一口箱子》的發展,大致上是「抽象的喻意」。抽象是指非現實主義劇場的表達模式;喻意則指現實批判及社會指涉的包裹和隱藏,但又留下痕跡,容許讀者或論者作某種聯想和連繫。但相對而言,《X小姐》較《一口箱子》明顯,寫實性也大為增強。

 劇中人X小姐的失憶可以落實在生活層面,但讀者或論者未嘗不可喻意地解讀,也就是人的失落。名字的遺忘是自我的失落,尋找身份也就是尋找自我。自我失落及追尋原是西方前衛主義戲劇傳統的一大課題,今天早已進入戲劇史的荒謬劇更不乏這個主題的探索和省思。對西方戲劇理論及實踐至為熟悉的姚一葦何以到九十年代初才來發揮這個主題?答案也許要從八十年代末期台灣的鉅大變遷中去尋找。在這幾年的劇變裡,舊有的國家集權機器逐步解體、過時的意識型態管制突然崩潰、社會經濟秩序嚴重失衡,不少人固然仍有本身的工作和社會賦予的表面身份,但個人的生活目標、個人生命的意義、甚至個人的真正需要,都早已隨著社會的種種「熱」潮,隨波逐流而去。因此,本劇中X小姐的喪失自我,未嘗不可視為一種喻意的針砭,是對一種新興的「單向度的人」的批判,也提出一個何去何從的問題。從這個角度來看,《X小姐》雖然表現手法抽象,但自有其現實意義。

 就戲劇形式的發展而言,姚一葦倒有其個人的堅持,並沒有隨波逐流。在西方劇場衝進人稱「後現代主義」之際,語言的表意功能大減、戲劇性降低、舞台形式隨意化,戲劇實已成為一種「演出」(Performance)而不是一般認識的「戲劇」。在這個戲劇範典也面臨鉅變的敏感時刻,姚一葦這部相當「古典」(指其戲劇性集中)的短劇的出現,對身處邊緣的第三世界戲劇工作者如何承受歐風美雨,未嘗不可視為一種挑戰、一個反省思考的機會。

 姚一葦自一九六三年發表《來自鳳凰鎮的人》,戲劇創作至今超越四分之一世紀,先後結集為《姚一葦戲劇六種》(一九七五年)、《傅青主》(一九七八年)和《我們一同走走看──姚一葦劇作五種》(一九八七年),並有英譯四種。《X小姐》的出現,再一次見證他對藝術的執著、對人生的關懷。

 (原刊一九九一年二月三日《中國時報》人間副刊、收錄於一九九四年台北麥田出版《X小姐/重新開始》略作增減)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