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人活著,是為了什麼?
──關於《來自鳳凰鎮的人》

☉奮之

 新加坡藝術劇場定於五月廿一日起,假維多利亞劇院公演三幕劇《來自鳳凰鎮的人》。這齣戲雖然是一個外國劇本,但是正如作者在附誌裡所說的:「它的故事是沒有時間和地點的限制,適合咱們東方的城市的。」

 不錯,劇本中的故事對我們並不生疏,其中的幾個主要人物,如:一個受有錢人追逐、供養的交際花,一個在現實生活的戰場上打了敗仗,從上帝那裡得到安慰的傳教士。一個年輕時候失去了父母的愛、缺乏了教養、誤入歧途的逃犯。一個為富不仁,靠著有錢玩弄女性的大商人。一個依賴父親辛苦掙來的一些錢生活,不務實際的青年。一對由於生活不如理想,時常引起爭吵的夫婦……等等。都是在我們生活著的社會裡經常可以看到,甚至是碰到的。

 全劇通過三個來自鳳凰鎮的人的恩恩怨怨,悲歡離合為主線,把這些人物結合在一起,展開一場場人性的鬥爭,一個近似傳奇性的故事,最後用富有羅曼蒂克的愛情展望來結束。

 在故事的發展中,作者有意無意地暗示著對生活態度的看法,也不只一次地告訴讀者和觀眾,人為什麼活著!

 人活著是為了什麼,新現實主義的大作家高爾基,在他的劇本「在底層」中認為,人們活著為的是將來變好呀!這是從社會主義的觀點出發。《來自鳳凰鎮的人》的作者卻從人性的觀點,或者可以說是從個人主義的觀點出發,認為人是「靠想像,由想像產生希望,那怕是不成希望的希望而能活下去。」

 劇本中的女主人朱婉玲,當她的希望、或者更正確地說是她的想像破滅了,出現在她眼前的舊愛人並不是一個大人物、大英雄,或者是一個大醫生,而是一個平凡的傳教士。十幾年來靠著它才有力量在人們的歧視下,在種種惡劣的環境中掙扎下去的唯一的希望──想像一經破滅,生活成為沒有意義,於是要用自殺來結束自己的生命。可是當她被周大雄救醒以後,發覺到後者傳奇性地愛著她,甚至為了想見她一面,向她說幾句平常的感激的話,竟不顧一切地逃獄出來尋找她。一個新的希望又升起了,她又有力量去面對社會上的種種壓力,重新生活下去。

 囚犯周大雄,坐了七年牢,思前想後,覺得自己白過了半輩子,沒有一件事情是值得留戀的。於是懷疑人活著究竟是為了什麼,幾乎要自殺了之。後來無意中想到了曾經有一位純潔的小姑娘,毫無私心地幫助過他,使他改變了主意,渴望去見她一面,終於千方百計地設法逃獄出來。

 在現實生活中打不開一條出路的夏士璋,當他信了教之後,懺悔過去的一切,發覺一生沒有什麼重大的過失,只是在十幾年前,年輕的時候做過一件事,對不起一個女孩子,因此想盡方法,到處去找尋這個女子,以便盡自己的力量給予補償,贖取自己的罪過。這個願望,也就成為除了傳教之外,他活著的第二個目標。

 希望是美好的,它鼓勵人們奮鬥向前,所以一個人如果沒有了希望,會感覺到活著沒有意義。但是希望卻不一定能夠達到的,特別是由想像所產生出來的希望,由於時常帶著太多幻想的成份,更容易被現實生活的車輪所輾碎。

 碰到這種情形,生命既失去了寄托,生活就變成煩躁無味。有的人就想到了自殺,像朱婉玲和周大雄等。有的人則自暴自棄,讓大好的時光白白地把生命慢慢地腐蝕掉(有的人卻把這種無望、煩躁的情緒時不時地向最親近的人發洩。結果引起了家庭間的磨擦和爭吵。)劇本中的潘太太就是後面的這種人物之一。

 由於潘太太在嫁給潘哲之的時候,有稍微地覺得委屈了一點點,覺得應該比這更好一點兒。潘哲之又偏偏是一個老實人,好多年來只掙得個課長而已,沒有辦法混出個經理來,覺得前途沒有指望,雖然明明知道對方是深愛著自己的,還是時常借故跟他嘔氣。家庭中因此產生很多不必要的誤會、憂慮和糾紛。

 對於這個問題,作者通過朱婉玲的勸解,指出了存在著潘太太心中的這個結,告訴她錯誤就在於她的想法的不實際,她向潘太太說:「我們之所以不快活,那是因為我們都把自己看得太高了」。接著她認為:「一個女人,她活著,是為了愛別人和被別人愛。」

 最後的這一段話,是很容易引起爭論的。我個人認為這一段話不應該單純地從表面上去理解,而應該跟朱婉玲這個人的遭遇,和講這一段話時的情況聯繫起來分析。單從字面看來,愛別人和被別人愛,好像是一件簡單的事情;說一個女人活著是為了愛別人和被別人愛,未免太過淺薄,如果在一個女權運動者看來,簡直是一種歪曲和侮辱。然而像朱婉玲這個人,自從她長大了,真正懂事的時候起,一直到劇本中故事發生的時候,十幾年來不是在各種敵視的、或瞧不起的眼光下活著,就是被一些假情假意、虛偽、狡猾和懷有不良企圖的傢伙所包圍。當最後連想像中的愛人也幻滅了的時候,她所說的這段話就不是那麼簡單,因為這兩樣就是她所缺乏和最需要的。這段話應該有更深的含意,是一種滿含著無限辛酸的情感,對難於得到的理想的未來的欣慕和憧憬。

 其次還應該特別注意的,這段話是跟上一段話:「我們之所以不快活,那是因為我們都把自己看得高了」聯繫起來理解,那麼作者的含意就很明白了,他主要是在勸告人們應該先珍惜和滿足於你所已經得到的東西。

 對將來的理想、希望,和滿足於現實所已經得到的,這兩方面乍看起來好像是存在著不可調和的矛盾。不過理想和希望是激發人們努力向上,追求更高成就的原動力,而滿足於現有的成果,則能夠使人們生活愉快,心曠神怡,為達到以上的目的培植堅固的基礎。

 這次新加坡藝術劇場演出《來自鳳凰鎮的人》,一方面把某些社會人士的各種形態,展示在觀眾眼前。另方面通過劇本的故事,勸告人們應該本著良知面對事實,向社會負責,勇敢地承認和改正過去的一切錯誤。同時更暗示人們應該把現實和理想統一起來,先滿足於當前的成就,再進一步為更美好幸福的將來努力奮鬥。這樣,生命就會充實,人活著也就會覺得更有意義!

 (原刊一九八二年五月二十日《南洋商報》)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