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積學與酌理──讀姚一葦《說人生》

☉趙衛民

 《說人生》一書計包含十八篇文章,由〈說人生〉、〈說時間〉、〈說空間〉、〈說生命〉、〈說自然〉、〈說人性〉、〈說心靈〉、〈說身體〉、〈說願望〉、〈說個性〉、〈說境遇〉、〈說瘋狂〉、〈說兩性〉、〈說婚姻〉、〈說文化〉、〈說價值〉、〈說善惡〉、〈說美醜〉等篇名看來,俱為與人生切近相關的主題,每篇如綜列東西各家研究的觀點,當可各成一書。因此光以主題看來,就顯出此書的重量。

 作者姚一葦教授擔任教學及研究多年,著述、創作俱有可觀。他在「後記」中曾自述:「我一生服膺孔子的兩句話──『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故此書之成,雖「動機是非常的偶然」,畢竟成於學與思的綜合與消化,是一生發憤沉潛的結晶,又豈偶然哉!作者的綜識博覽,對東西學術知識能作到寬角度的掃描,對這些主題的考察,博採記號學、社會學、人類學、結構主義、精神分析學、現象學的當代研究成果予以綜合評估,就哲學、文學、美學等的交叉觀點予以考量,學有所本、論有所據,這等博學乃由實學、苦學的學者生涯積學所致,在此,我們當敬重一位學者畢生研究的心血,不可等閒觀之,僅視為一般人生小品或哲理散文。

 然而,也就在這點上,我們不能不有「春秋責備賢者」的小諍議。因為以作者的理想言之,除「趣味化」、「通俗化」、「特別重視當代的觀念」外,作者還想「保持散文的形式」。前三者由於這種知識性的文體,原難力強而致,勉力達成,其程度若干,倒也不必吹毛求疵。但關於散文文體,姚一葦說:「實際這種文體,應屬正統的散文,古代的韓愈、培根、蒙田等人的文章,都屬夾興、夾敘、夾議;現代如法國的福柯和巴特的文章,也是如此……,真正能夠做到多少?惟有請讀者去判斷了。」在作者的「博學」之外,「文章」似乎還留下一些討論的缺口。

 沙特(Jean Paul Sartre)的〈何謂文學〉("What is Literature")中,曾說明散文藝術:「散文的藝術是使用在對話中,它的實質,本性上是指涉的(significative);……散文主要是心靈的態度。當文字透過我們的注視,如玻璃透過了陽光,便有了散文。」所謂「指涉」,原是「涉及」某物,散文是將語言作為工具來涉及某物,這種「涉及」也就是顯露的意思,將某種觀念、情感顯露給他人,傳達給他人。以工具的觀點觀之,「說人生」一書的語言是要顯露某些價值觀念的。倒也可說是「正統的散文」。但「我們的構思,是對語言進行的思考」(趙滋蕃「文學原理」),換言之,語言在綜合(synthesis)裡一連串創造的過程裡,或命名(naming)、顯露(revealing)、指出(pointing out)中,多少要面對創造性的張力。那麼,有些篇章過多介紹知識與觀念,會不會反過來多少壓抑作者「心靈的態度」?

 稍事吹毛求疵,並不影響此書的價值。由古代到現代,由東到西,作者的「博學」使此書洋溢著豐富的觀念,讀到此書裡我們所關心的一些主題,同時我們就接觸到多少偉大心靈對此問題的闡釋,而作者的體驗、想法、心得成為連貫的線索。作者幾十年的思索與含咀,可以使後學者減少多少摸索的工夫,在前後相啟中,此書自然富有加德默(H. Gadamer)所謂「教化」(Bildung)的意義,而加深人的印象與記憶。作者對這些重大主題的舉重若輕,在這點上不容低估。另外,在當代重要觀念上言簡意賅的引述,可以讓我們知道最新的研究進展和成果,對每一主題而言,多少是一把金鑰。

 作者後記所說:「人生是複雜的,有著數不清的問題,是一本永遠讀不完的大書……。」當代的人生尤其複雜,所以在每一篇文章的結尾,作者總面對當代的憂慮,而想提出解決之道,所以對每個主題殫精竭慮的思索,就結穴於對當代文明提供一劑良方。這就無疑是書中最富於感性的部分。面對經緯萬端、錯綜複雜的當代問題,不能不有思以如何安處之道,從每篇末尾的反省,可以看出作者生命的關注所指出的方向。

 由於作者偏向知識的趣味,閱讀時的理性效果大於情緒效果,多少使《說人生》不能呈現活活潑潑的情趣,但其中多重視野所交叉映現的,又莫不是人生各種重大問題的關懷和可能的答案。其實,一切速度在當代均已加快,因此像「說人生」這樣一本經作者摸索了數十年才提出答案的書,彌足珍貴,就像「好酒沉甕底」一樣,人生的答案也是這樣經過長期摸索之後才提出,更會感到親切的吧!而在書中,我們感到作者對於那些也是愛智慧的人之尊敬,作者所引用的,無非是他們一生摸索的結晶,因此我們也尊敬作者「對知識尊敬」的這種態度。正如作者所說「近年以來,在人文知識各部門,都有突破性的進展,作為一個現代人,不可以不知」,我們事實上已無法自外於世界的潮流而把自己封閉起來,各種封閉系統事實上也要接受現代一些詮釋系統的質疑和挑戰,那麼,作者所提出的現代的解答,無疑讓我們廣開視野,面對現代多變的人生。縱使切入問題的探究點可以不同,解釋問題的方式可以有很大的差異,但此書富於閱讀的價值,殆可無疑。相對於詹明信(Fredric Jameson)所說的,像某些前衛藝術家的「精神分裂症」(schizophrenia)而言,此書無疑是現代學者高度心智統合之後的佳構。 

(原刊一九八九年九月《文訊》)

趙衛民,一九五五年生。中國文化大學哲學博士,現任彰化師範大學國文系教授。著有《猛虎與玫瑰》、《生命交響樂》、《老子的道》等作品。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