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姚老師的最後一課

☉陳鬱

 四月五日下午兩點四十五分,我二度走進姚老師家。第一次是在上學期末,那時我的身分僅是學生,而此刻我多了一個訪問者的身分。面對這次聯副安排的訪談我有一些緊張,怕治學甚嚴的老師怪我「不務正業」。

 上了姚老師一年半的課,我從一開始質疑到接受,然後相信、然後到最近的崇敬,一切似乎都在意料之外。尤其這半年多來,姚老師教我們寫歷史劇,在課程的進行及討論當中,我和幾位同學漸漸瞭解到來自於老師身上的一套紮實的美學基礎。師生之間的關係也因為我們幾個學生日漸成長而益發和諧緊密,我想姚老師是歡喜的,尤其面對著多數半路出家念戲劇的我們,他一直非常的擔心。

 一個學期下來,課堂上由沈默逆轉為熱烈的討論,我常常在課堂進行的間隙中窺見老師衷心的微笑,我知道那是屬於播種者才有的笑容。這幾年來讓老師念念不忘的就是教育、寫作及劇場,他是從不遲到也不缺課的。每每在下課後見到他離開的背影,心裡總有許多感激及半分的不忍。為了傳燈的工作,姚老師不辭辛勞的繼續教學。我們都知道藝術學院戲劇系所是他一手耕耘出的天地,只要健康情況許可,他一定會奉獻出最後的一分心血。

 四月八日下午三點半,結束了姚老師的「戲劇創作二」的課程前,姚老師對著在場的我們說:「明天,我要到台大醫院進行例行的心導管手術。下一個禮拜上課前一天,先打個電話給我,看看我能不能過來?應該是可以才對!不行的話,麻煩大家到我家來上課……。」說完後,姚老師和大家爽朗的道別,轉身離去,詎料姚老師就這樣永遠離開了我們。

 日前再度播放訪談中的錄音帶,重新整理著這一次「最後的探訪」。基於情感的理由,我刻意在書寫過程中,選擇不假修飾的保留姚老師直率的話語,也許不盡專業及完備,我卻希望能夠藉此讓讀者更感受到姚老師真摯而熱情的性格,讓彼此更能夠親近。

 四月十二日凌晨三點鐘,友輝老師和我通了電話,意外得知四月五日是姚老師的生日,忍不住心頭又是一震……。我想對我來說這不僅僅是一篇訪問稿,這也是我要送給老師的第一份生日禮物,雖然已經遲了,但我仍要說:

 「姚老師:生日快樂!」 

(原刊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聯合報》聯合副刊)ヾ參見輯二〈隱沒的酒神──姚一葦的閱讀人生〉。

陳鬱,本名陳俊雄,一九七○年生。中興大學經濟系畢業,現就讀於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研究所,曾受教於姚一葦老師「戲劇創作」課程。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