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光明的尾巴

☉馬汀尼

 一九九五年五月十三日,排完《重新開始》第一幕,要開始排第二幕的那天。姚老師照例準時到排演場,大夥準備就緒後,姚老師戴上眼鏡,從上衣口袋拿出摺疊方整、寫了筆記的稿子,很正式地講述第二幕戲的重點。在排演場,每當姚老師戴上眼鏡、拿出事先寫下的筆記時,如此「鄭重其事」的態度通常意味著姚老師有非說不可的話要說。

 「第一幕,山中小屋抵不住暴風雨,戲在兩人的生死掙扎中落幕。第二幕,十二年後,是安靜、柔和、美麗的機場過境旅館;而人還是人,毛病還是毛病,問題還是一樣……」排《重新開始》是在劇場第一次與姚老師合作,起先是好奇,後來則變得有些期待甚且仰賴姚老師筆記中那些「非說不可」的話中的道理。姚老師同時又將第二幕戲分為四大段落背後的佈局安排、人物當下的處境及累積至此的心理歷程都做了詳細解釋,拿他自己的親身經驗加以說明,或放入戲劇史的脈絡中自我評估,我發現他的誠懇向來富於說服力。

 學校剛搬至關渡的頭一年,有次系務會議後,老師們相約至戲劇系館最高點──類似教堂鐘塔般的「四樓」──看風景、吃點心。樓高風大,大部份人或看著左下方的關渡平原、或蹲著避風進食,姚老師則指著左下方的長塊空地興緻勃勃地說:學校搬了這麼多次,終於有了自己的地方,要是能在那裡蓋教師宿舍,大家就更可以進一步以校為家了……姚老師的誠懇、熱心向來如此富於感染力。

 每回到星期二晚上,排戲到九點,姚老師一定、鐵定準時收工,而且只有星期二才這樣。幾次之後,我終於忍不住問:「為什麼一到星期二就一刻也不能停留?」「趕回家看十一點的《神探可倫坡》啊!」如此率直天真的回答,這就是姚老師。

 屬牡羊座的姚老師,他的天真浪漫眾人皆知──年屆七十寫出《重新開始》一劇便是明證。姚老師的浪漫大抵是相當古典的。尤其在男女的性別認同、角色扮演上,他的看法顯有別於眾人奉為時髦的後現代說詞,這也是為什麼他會在《重》劇第一幕花大力氣將金瓊塑造成一個滿口理論、令人生畏的「女性主義者」。第二幕開始,金瓊與丁大衛兩人以「失敗者」、「過來人」重新上場。有趣的是,坐過牢的丁大衛仍一敗塗地;自殺過的金瓊,透過學院訓練與自我改造,卻顯得已逐漸能從過去的陰影、不成熟裡站起來。

 「我知道很多人不這麼認為,但《重新開始》一劇的結尾,就是姚一葦式的『和解』。我不同意人的未來偷偷摸摸過掉,不走Beckeet、Ionesco的路子;重新開始只是一個起點,不一定要走到哪,只提出希望的可能……一片黑暗中的一點光亮……我的結尾一定帶著一條光明的尾巴!」重讀他的幾個重要劇本,我發現姚老師的「光明的尾巴」原來是透過他對女人韌性的不變信心、透過他對愛情的信仰而完成的。

 (原刊於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一日《讀劇之夜》特刊)

馬汀尼,一九五九年生。紐約市立布魯克林學院戲劇碩士,現任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主任。著作有《莎劇重探》,導演作品有《亨利四世》等,表演作品有《荷珠新配》、《重新開始》等。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