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姚一葦老師走了

☉邱坤良

 姚老師走的時候,我正在醫院找尋他的病房,原來只是探病,沒想到在迷宮般的通道繞來繞去,耽擱了一陣子,等摸清楚病房位置,有人告訴我姚老師走了,我一時還真以為他出院了。一切來得那麼突然,突然得讓姚老師什麼事都來不及交代,他走時沒有受太多的痛苦,可是一定不甘心,甚至在生氣,他是那麼有使命感與責任感的人,做什麼都計畫得妥妥當當,怎可能說走就走。

 我在文化大學念歷史研究所時,姚老師已名滿天下,藝研所的朋友經常傳誦姚老師的行誼,他授課內容清晰、扎實,要求嚴格,學生埋頭猛抄筆記,沒事抬頭也許還會挨罵,整堂課沒什麼廢話,照他的講述記下來,差不多就是一篇言簡意賅的學術文章。他的學生對他十分敬畏,開口「姚老」閉口「姚公」,跟前跟後地為他提皮包,我一直沒上過他的課,只覺得他是位治學嚴謹的美學家、戲劇家、文學批評家,一派宗師風範,不好親近。

 後來,我進國立藝術學院戲劇系教書,他是教務長兼系主任,與他才有較多接觸的機會,也認識他嚴謹的治學態度之外,風趣、熱誠的赤子之心。面對一手帶起來的戲劇系,他像奶爸般地呵護,延聘師資、制定課程、督導演出,對學生嚴格卻又疼愛有加,簡直就是軟硬兼施,與他中年時期的嚴師典型十分不同。即使退休以後,戲劇系活動不管是嚴肅的系務會議,或是同仁聯誼的「每月一醉」,他都儘可能參加。他可以容忍戲劇系師生的各種劇場實驗,但也念茲在茲地提醒大家注意劇場本質,他堅信戲劇的美學與文學(包括語言)乃劇場永續存在的關鍵,在瞬息萬變的當代劇場界,姚老師的擇善固執,有時顯得孤獨,卻也一直是戲劇系劇場教育的基本信念。

 姚老師生活習慣一向準時正常,尤其是吃飯時間,十足的「吃飯皇帝大」,絲毫耽誤不得,出門逛街、旅遊,吃飯時間一到,就像聽到防空警報,得暫停動作,先吃飯再說。前不久戲劇系拍老師的合照,姚老師精神愉快地專程趕來,攝影師十分專業地要老師爬上走下,擺各種POSE,一拍再拍,照片洗出來,效果不錯,但照片中的姚老師顯得有些酷,原來那時已過吃飯時間,他一直嘀咕著要大家注意吃飯問題。

 姚老師這兩年只在研究所開課,為了這一堂課,他從木柵興隆路的住家,繞遍半個台北市來到關渡,十分辛苦,可是他又公私分明,不願占用專任教師的研究室,還是我們再三說他是戲劇系的「國父」,「國父」必須有個辦公室,才勉強讓他在學校保留個休息的地方。

 姚老師走了,真的走了。沒有姚老師的日子,戲劇系會孤寂、冷清許多,我們這些後生晚輩,做學問、搞劇場,還得更盡心盡力、踏實而負責,否則難保姚老師不會氣沖沖地又到辦公室、義理分明地罵人,然後說:「我不走了!」

 (原刊一九九七年四月十六日《聯合報》)

邱坤良,一九四九年生,台灣宜蘭人。中國文化大學歷史研究所博士班研究,法國巴黎第七大學文學博士。現任國立藝術學院校長暨戲劇系教授。著有《民間戲曲散記》、《日治時期台灣戲劇之研究》等書。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