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我所認識的姚老師

☉馬水龍

 我「認識」姚老師的時間──可能得推至我讀高中的時候,由於年少時就對藝術相當著迷,相關的書籍都會特別留神去閱讀,那時候我就讀過姚老師的書。當時我相當好奇,一個背景是學銀行的人,居然可以寫這些關於美學的論述,我一直希望有機會能結識姚老師本人。這個願望,一直到了藝術學院創校的籌備階段開始,我終於能以同事的關係和他共事,對姚老師也才算正式的有了比較深刻的認識。

 第一個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的急性子。我常覺得從吃飯這件事可以看出一個人大致的性格。像我本身就是一個急性子,我吃飯的速度大概比別人快上一倍,沒想到和姚老師一起吃飯才發現他吃得比我還快!我就知道姚老師這個人性子一定也是比較急的。不過,一般人也許會以為這是一個壞習慣,其實不是。每當我們開會的時候,就可以看到姚老師在迅速討論中卻會有清楚的條理章法。他是完全不囉唆,直接切入重點。跟姚老師比較熟的人大概都會清楚他的一個習慣動作──低頭拉椅子準備起身,當覺得效率太差時就會有這個反應。不過這時候大家也會知道,該回到主題上快速的討論。姚老師實具有一般藝術家缺乏的邏輯與推理的能力,所以他能非常有效率地快速處理事情,這一點是相當令人佩服的。

 第二個讓我一直希望學習的,是姚老師時間管理的哲學。當初鮑幼玉院長即將退休,當時我正擔任教務長,加上先前連任兩屆音樂系主任,一共累積了九年行政經驗,由於姚老師自忖年事已高不宜再擔任重大的行政工作,且加上先前我與鮑院長、姚老師兩人相當有默契,於是二位前輩連袂,力勸我接任院長的職務,當時我考慮自己的創作生命已耽擱甚久而當下拒絕。但姚老師神情相當堅定地一再告訴我,公事就在辦公室辦,不帶公事回家。我拗不過這兩位德高望重的長輩,還是接下了院長這個重任,心裡還期盼自己能做到姚老師的囑咐。然而,我實在不是一個可以同時做兩件事的人,所以怎麼學都學不會。令我印象極其深刻的是一次偶然的機會,我見到姚老師在辦公室中手持著話筒,情緒激昂的與話筒那端的人爭執,可是,當他一放下話筒,我馬上見到另一個恬靜的姚老師提著筆繼續他的創作。我當時真是非常羨慕姚老師這種能力,我若有幾分他的能耐就不會在行政工作和音樂創作之間擺盪不安了。我不太清楚這是不是跟他在銀行上班的「訓練」有關?也許,在時間就是金錢的觀念下,讓姚老師練就了這麼樣的一個本事!

 最後,我要談的是姚老師的執著。我從跟他聊天的經驗當中,常可以發現他對於知識的極端執著,即使是閒聊,一旦發現問題,他就會一步一步的去找解答,查書,翻字典……一定找出答案。我覺得這是相當可貴的,這也許是他學問如此淵博的主因吧!另外,我必須談談他對藝術學院的貢獻;我可以這樣說,在藝術的教育上,姚老師這一輩子是完完全全地付出,特別是藝術學院從籌畫到成立到茁壯,他始終沒有缺席。我記得清清楚楚,當時,姚老師勸我接任院長時說:「水龍啊!這個藝術學院當初如果沒能辦得起來,可能下次就得等二十年囉!無論如何,好不容易有了初步的成果,一定要好好傳承下去。」也正因為他語重心長的這席話,後來我才勉為其難的接下了院長的重擔。

 姚老師對我而言是一位可敬的師長,有許多的優點及能力是我一直希望能學習的。我想,提出幾個關於他的個性的特點,讓看到的人能夠多認識他一些,或許,有些寶貴的風範可供我們緬懷或學習。

 (刊一九九八年四月十一日《讀劇之夜》特刊)

馬水龍,一九三九年生,台灣基隆人。台灣藝術專科學校音樂科畢業,西德雷根斯堡音樂系畢業。曾任國立藝術學院校長,現任該校音樂系教授。著有《十二音作曲法研究》、《從舞劇廖添丁論舞樂之創作》等。音樂創作有《雨港素描》、《台灣組曲》等。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