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永遠的典範

☉鮑幼玉

 我最早知道姚公一葦在學術上的成就,是在國外。一九七一年,我在巴黎停留了一個月,碰到那時候擔任我國駐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副代表張隆延先生。張先生是我的老師輩,他常常感嘆,中國在這些年來,因為戰亂頻仍,在人文學者方面,現在多已凋零了,他提到,像是王國維、陳寅恪……這些真正有學養的學者,現在真正是少了。可是,這一回,他很高興的提到,說他在台灣擔任國立藝專校長的時候,請了一位年輕的學者到藝專演講,他是學銀行的,大學畢業之後也沒有更高的學歷,講題是:「談幕」;老師和同學們都很聚精會神的聽,聽完之後,大家都覺得這麼一位老師非常難得,決定請他長期教學。因為姚先生的學歷並不符教育部所訂的到大專院校教書的條件,所以以特別個案提交到教育部的學術審議委員會,並且通過姚一葦先生可以擔任大專教職。

 自那時起姚先生的發展,相信各位都很了解;姚公每年出書,寫很多文章、很多劇本,也在文化大學以及很多學校培養許多戲劇、美學……等等各個領域的年輕人才。很幸運的,我能在國立藝術學院的籌備階段直接的認識他。在學問方面,我是沒什麼緣份,可是在做人求學的態度方面,我真是學到不少。他在年輕的階段,讀書非常辛苦;在戰亂當中,也沒什麼相當的條件,完全是苦讀出來。他曾經說,他一直到《詩學箋註》這本書出版之後,才學到做學問一些基本道理:那就是一絲不苟。而且,每一位大師的經典著作,一定要看得完整、完全了解,那麼,慢慢的,學問就會紮實起來。像他這樣的苦學過程,會使得年輕一輩的同學覺得他好嚴厲,其實,就我對他的了解,他是覺得現代的求學環境這麼好,資源訊息那麼容易可以得到,你為什麼不用功?他是懷抱著一種深切的「恨鐵不成鋼」的心情啊。不過,在課餘,他對同學對朋友必是充滿溫馨溫暖。

 在國立藝術學院的籌備創辦期間,姚先生任教務長,並負責籌辦戲劇學系。有很多關心藝術教育的朋友來參與,各方專家學者亦熱切地提出種種意見,在行政方面,永遠忙不完各種大大小小的事務,共事的年輕藝術家朋友們,火氣都不小,開會時,常有火爆場面,姚公以他的理念和熱誠,像一個火車頭一樣,把汪其楣、林懷民、馬水龍、何懷碩、林惺嶽、張繼高這一群有才學的朋友,很平穩地,在這條路上,帶著往前走。我感覺,這是一個非常珍貴的階段,雖然艱苦,卻也是欣欣向榮的。

 當學院還在蘆洲的期間,條件依然是非常困難,可是他對校務系務鉅細靡遺的關心、不辭辛勞的情形,在我看來,實在是非常難得,而他自己在學術上的成就,在劇本創作的質與量,依然是十分精進。我很幸運能在那個時候,差不多每個星期二上午十點到十二點,能和他在一起,泡一杯好茶,討論公務,談談天。我心裡對他是非常尊敬的,可是在一起的時候,可以無所不談,有看不順眼的地方,兩個人之間,可以痛痛快快的說,有高興的地方,他也會很自然的表達出來,現在想一想,那段日子,實在是很甜蜜的。

 我記得,他對做人做事最重視格調問題。他不太提禮義廉恥忠孝仁愛這些,他會常常論及近代國外文人的書,他常提到愛默生、伏爾泰……等,有時只是一、兩句話,他也不一定說道理、修養,只是說他的體會。他強調,做人做事,若沒有格調,古今中外都站不住腳;我聽了,心裡是發顫的。我受教很多,很多同學同事也一樣,他給我們很多典範。我想起他在七十年代末期到八十年中常感喟道,「要是能年輕十年二十年就好了……」他還有好多話要講……

 他留下的典範很多,我們已經非常感謝了。

 (本文節錄自鮑幼玉先生於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姚一葦先生告別追思會」上之講述)

鮑幼玉,一九二四年生,浙江鄞縣人。中央大學政治系畢業,美國華府美國大學社會系研究。曾任教育部國際文教處處長,國立藝術學院創校校長等職。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