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玉觀音與紅鼻子

☉張健

 姚一葦先生是卓有成就的戲劇家和文學評論家,而且也是優秀的教育家。我自大學畢業那年便認識先生了,此後交往不輟,迄今已有三十六、七年,是極少數在他面前無話不可說的一位長輩。

 目前一葦先生逝世,我既難過又坦然。難過不用說,為什麼「坦然」呢?因為我一向有一個理念:人生自古誰無死,一無餘憾是上壽。先生可謂得之。

 我為先生擬了一副輓聯,上聯是:

 「淒淒紅鼻子歷千年而不朽」

  而下聯則是這樣的:

 「藹藹玉觀音縱一葦之所如」

  現在試著把它詮釋一番。

 如眾所知:《紅鼻子》、《碾玉觀音》是姚先生的兩部名劇。前者是他中期的代表作,曾揚名兼「揚威」於大陸及日本;後者則由宋代京本通俗小說中的〈碾玉觀音〉改寫而成,曾由李行導演拍成影片《玉觀音》,是他前期的名作之一。

 在這副輓聯裡,它們的意義還不止於此。熟悉他的朋友、學生都知道:姚先生平居為人,經常溫溫煦煦,使人有如坐春風之感,倘若喻之為他筆下的玉觀音(按觀音本兼具男身女身),也有三五分像吧。另一方面,也許不是人人都曉得的,有時面對世間不平之際,他也會激發出一腔義憤,一時之間脹紅了鼻子(以鼻代臉)。因此我取玉觀音、紅鼻子二名,不僅「玉」「紅」二字相對,亦且象徵了先生人格中所兼具的兩方面。

 至於說「歷千年而不朽」,當然,不限於其所撰之一二劇本,而是涵括他所有的理論和創作的成品。若說「萬世」,乃是沒著落的誇張;說「千年」看來也有點驚人,您若想一想北宋到如今就是一千年,北宋大家如歐蘇等,姚先生固然未必能超邁之,但他的作品絕不會比北宋許多傳世的作品遜色,也是不爭的事實。退一百步說,這「千年」二字也該是合情合理的夸飾吧。

 下聯「縱一葦之所如」不但囊括了先生的大名,也正是一則現成的成語。其實姚先生本名公偉,「一葦」是他自取的字號ヾ,兼為筆名和「教名」(是我杜撰的說法,當老師當教授時所用的名號也。)他所以取此雅號,當然也是由這成語摘取而得。這六個字正透顯出一種闊大的胸懷,一種追尋大自由大解脫的心態和企嚮。如今先生仙去了,還有什麼話語比這六個現成的字更適合用來紀念他、祝福他呢?願先生英魂,從此神遊於宇宙天地之間,甚至達到一種「不羨觀音不羨仙」的境界。

 本來我是先得下聯,後成上聯的,因為平仄規格,故改上聯為下聯,但繼而一想:對於剛剛逝世的先生來說,也許「縱一葦之所如」比「歷千年而不朽」更重要更有意義吧。

 唉,真是三句不離本行,我竟把一副輓聯當作一首詩來解說了!

 最後再補充一點,「淒淒」、「藹藹」也象徵了姚先生戲劇中兩種相對相依的風格及境界。 

(原刊一九九七年五月一日《聯合報》聯合副刊)

編者按,「姚一葦」乃王夢鷗先生為他取的筆名,從此以筆名聞於世,寫作、教書均用此名。

回到紀念文集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