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相關文獻 目錄

他們的「紅鼻子」在那裡?

☉李映薔

 前年冬天,日本歧阜市的文化中心,正上演中國名劇作家姚一葦的戲--《紅鼻子》。

 舞台上,「紅鼻子」以極溫柔、極真摯的聲調,輕輕地呼喚著:

 「伸出你的手來,像這樣,像這樣,伸出你的手來!小珍!小珍!葉小珍!」

 那雙長久被心靈的霧翳遮住的眼睛,閃出一道光芒,從未有過的光芒,被頑固地石封住的心靈,彷彿開了一條縫。他似乎要從自閉的小世界中邁開步子走出來了。

 全場爆滿的劇院內,觀眾的呼吸好像都停止了,真的靜得一根針落地,都會把人嚇一跳。自閉的葉小珍,沉重緩慢地伸出雙臂,和半蹲著的「紅鼻子」開始和著音樂拍子跳出一種單純樸素的舞蹈。

 於是所有觀眾崩緊的心弦,才緩和下來,伸直的背脊,才重新落回椅背上,大家的心靈好像也得到解脫了。

 劇終落幕,觀眾紛紛向劇作家姚一葦先生說:「我太感動了,我一直落淚!」

  八二年北京上演時,觀眾報答謝幕的全體演員道:「謝謝葉小珍!」

 《紅鼻子》,這齣搬演了百場以上的名劇,無論一九八二年在北京、八三年在上海、八七年在歧阜,劇中患心理症的葉小珍,都令人難以忘懷。

 事實上,整齣戲,葉小珍只講了兩個字:「我--怕--!」因為他自三、四歲時,忽然不言不語,對人不理不睬,小小臉蛋好像心事重重,整天像夢遊一樣,直到十二歲,父母帶他去旅行,因為豪雨,被阻在一家海濱旅館,遇到一個雜耍班子,班子埵酗@位可愛的小丑--「紅鼻子」,無意間感動了葉小珍,引導他打開了長久糾纏住的心結。

 「精神科病人中,的確有這種病例!這叫情緒障礙。」台大醫院兒童心理醫師這樣說。

 發病的原因,都是因幼年時遭遇到重大的精神上打擊,從此以後,孩子不再信任周遭的人們,他的心靈,像是拉下一道鐵門,把自己與外面世界隔絕起來,他不再學習,心智不再成長,對外界的刺激,聽而不聞,視若無睹,他只肯躲在自己的小世界裡,那個世界,別人進不去,他也出不來。

 「在這個治安急遽惡化的社會裡,隨時都會有孩子遭到極度的驚嚇打擊,造成情緒障礙。」醫師憂心忡忡地說。

 搶劫、殺人、強暴,新聞報導,幾乎無一日無之,記者為搶獨家報導,報社為提高銷售數,電視為爭取收視率,於是孩子的心靈被犧牲了。

 「有個孩子,在電視上目睹自己的父親在一次銀行搶劫案中,遭歹徒槍擊倒地。到現在事過境遷,社會上幾乎已忘了那件事,但是這個可憐的孩子,變成不會說話,那場夢魘仍籠罩著他,使他口齒不清,學習困難。」

 在《紅鼻子》一劇中,紅鼻子問葉小珍的父親,孩子是否受過什麼刺激?怎麼會變成這樣的?葉先生答道:「我不記得,似乎沒有。」

 影響孩子可能終生成為廢人的事件,做父母的居然會不知道嗎?

 「可能的!」醫師點頭說。「一些粗心的父母,沒有對孩子付出足夠關愛的父母,可能造成孩子的終生遺憾。」

 「有一個孩子,父母不怎麼愛他,出生不久,就丟給祖父母撫養,祖父非常疼他,但是,不幸祖父在他六歲左右突然過世,這件事對孩子,無異是青天霹靂,從此,他不愛理會別人,整天抱著祖父的鋼筆和手杖,對他來說,祖父生前隨身帶的物品,是一個象徵,意味著祖父沒有離他而去,與他長相左右。

 直到七歲入小學,每天上學前,將祖父遺物藏起,一放學,又拿出來帶在身邊。母親討厭他這種古怪的行為,一氣之下,扔掉他的東西,孩子企圖自殺。這時候孩子的父母,才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現代的婦女,多不喜歡當個專職的母親。孩子才滿月,匆匆忙忙找個媬姆,管不了這個媬姆是否適任,把自己的骨肉,很輕易地就托付給陌生人,好脫身去上班。

 老實說,這些職業婦女的工作,真是那麼重要嗎?工作的機關少不了她嗎?丈夫的收入不夠養家嗎?百分之八十,答案是,非也。

 「我有個小病人,才三、四歲,就換了廿幾個媬姆,因此,可說是,他才到人間,就沒有一個人是他較常接觸的,包括母親在內,懷抱他的面孔,像走馬燈一樣,一直在改變,叫他怎能不昏頭呢?」醫師非常無可奈何地搖頭。

 孩子的父母,有千百個理由,把嬰兒丟給陌生人照顧,孩子絲毫沒有反抗的能力,於是,他不知什麼是愛,無法建立人際關係,他沒有學習的對象,心智成長遲緩,他沒有安全感,只好縮在自己的小世界中,最後,他進了兒童精神病科的大門。

 自閉症與情緒障礙症不同,前者是先天的,後者是後天的,是被人們加諸他們身上的,在這個心靈枯竭、物慾沸騰的社會,成人們的自私、貪婪與殘暴,正在不斷地戕害那些幼小的孩子,產生情緒障礙症。

 這種病症,能否治得好呢?

 「需要懂得技巧的人,長期地耐心引導,最重要是真正的關愛,就像紅鼻子這樣的人,不一定是醫師。」心理專家如是說。

 望著那些正在做心理症治療的孩子,個個眉清目秀,但是小小年紀,竟然神情憂鬱,沉思些什麼?護理人員也只能說:「有一句話最足以形容他們--心事誰人知?」

 他們的「紅鼻子」在哪裡呢?

 而「紅鼻子」又是個什麼樣的人呢?是精神醫師?不!台大醫院宋維村醫師說:「他正是一個極需做心理治療的人。」

 他治療了別人,卻救不了自己。一個洞悉世情的人,他身上背負了太多人們的罪惡,他企圖犧牲自己拯救這些自私、貪婪、殘忍的人們,他成功了嗎?

 事實上,紅鼻子同樣也需要另一個「紅鼻子」來為他解脫。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1989年8月3日•中國時報•人間副刊

回到相關文獻 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