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文集目錄

曾經,有位這麼溫柔這麼古典的老師在我生命中存在

☉孫昭懿

 因為一通電話,我的腦海開始浮現大學時期應強老師的面容。

 第一次見到應強老師,就覺得她是一個很古典的女人。天氣很熱,她的手上捏著一帕小方巾,另一隻手搖著扇子,溫溫婉婉的說話。

 課堂上的人不多,班上都是同屆的各系同學,我是唯一戲劇系選修「敘事文學賞析」的學生。一大早的課,往往每個人都是睡眼惺忪的來上課。原本,我也想退選,和系上同學同修一門課的好處就是大家可以互相照應,見到應強老師,退選的念頭就消失了。她身上有一種安定的氣息,讓我覺得好舒服。這是在其它課堂上感受不到的。於是,我貪婪吸取這樣的氣息而決定選修這門課。事實上,這是我在藝術學院修過的共同科目中,最讓我感到舒服自在的一門課。

 老師的上課方式和她的氣質一致,很溫婉,很細膩,但每次上課的時候,我卻不免分心。課程的內容雖然豐富,在課堂上吸引我的卻是老師的個人魅力。她不常說笑,每次上課都會點名。這在共同科中,不算是一個夠「營養」的學分。但是,應強老師的婉約卻是整堂課的重心。不急不徐的說話,講課的內容全然屬於文學而不離題。我那時心裡想著:「這大概就像是一般大學的課堂吧!」我開始急著吸取老師說的每一句話,貪戀著老師開的每一本書目。也許是因為課排在早上,往往課堂中昏睡了一大堆人。老師從來不曾發過脾氣,只在下課前告訴大家:「以後要好好休息,早點睡。」平穩的語氣,像是媽媽對孩子的叮嚀。

 也許因為高中時期玩校刊的緣故,我對於文字有一種莫名的情感。因此除了課堂上與老師討論,也常常趁著下課短短的時間和老師聊著我閱讀的心得。老師曾經問我:「是不是課程太沈悶?要怎麼讓同學提起興趣?」後來,上到《孋姬亂晉》,老師在課堂上放了戲劇系以前公演的錄影帶《申生》,並且希望我們以這個題目作為期末報告。我因為是戲劇系的學生,對這樣的題材自然特別感到有興趣,於是洋洋灑灑的寫了一大篇報告。一直到第二學期開學,老師發回報告的同時,告訴我這一篇報告她特地拿給姚一葦老師看,並且告訴姚老師,這是一個戲劇系一年級的學生的期末報告。我很意外!因為之前並不知道應強老師就是姚老師的太太。這篇報告,我拿到了很高的分數,老師在我們的報告之後一向會給予我們很多的建議,而這次,老師卻笑笑的拿出影印的簡報,說:「每次都是你們交報告給我,這次換我了。」那是一篇以筆名發表的文章,內容大約是應強老師和姚老師的一些生活點滴。我讀得好開心!因為發現老師的文字就和她的氣質一樣,古典優雅。並且,意外的看到了老師幽默的一面。

 慢慢的,我因為系上的排演課程繁重,放棄了很多修習共同科目的心力。一直到三年前,一葦老師過世,我很擔心應強老師的情緒,所以特地出席了應強老師的課堂。很心痛的發現,老師憔悴了。溫婉的特質仍在,眉與之間卻多了許多的哀傷。一整堂課,應強老師的堅強令我不忍。她仍舊認真的上課,準備了許多的資料,平穩的語氣彷彿就像往日一般。我無心上課,因為明白老師的難過。我只能靜靜的坐在講台下,用我的眼神為她打氣。下課了,我遲遲不敢上前,因為不知道該用怎樣的方式安慰老師。老師走出教室,我只能讓目光追隨著她的身影,落寞的離去。

 失去一葦老師,對應強老師來說是最深切的痛楚吧!每每在校園中看到老師一個人在路上行走,我都會快步迎向她,微笑著和她打了招呼再離去。她依然溫柔的笑著,當她知道我的脊椎有傷之後,每次見到我都會叮嚀我要好好照顧身體。誰知道,這樣一個溫柔的老師,竟然也離開了我們。

 從知道老師因為生病而不再開課,我就心心念念著老師的病況。只是,我膽小慣了,一直不敢真正去探望老師,只是從旁人口中告訴我老師的近況。老師堅強的面對一切,我卻怕愛哭的我會造成老師的壓力。這樣的懼怕,卻在此刻成為我一生的遺憾。

 老師離開的消息,在我研究所落榜的隔天得知。我無法言語。因為這消息對我來說太突然!一直到現在下筆為文,我的腦中仍浮現老師站在講台前的模樣,就像,她不曾離去。

 我的文字很拙劣,不及老師的千萬分之一,寫下這些點滴,祇是為了讓自己記住,曾經,有位這麼溫柔這麼古典的老師在我的生命中存在;用她的關心,她的關愛,照顧了這麼多的學生。

回到文集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