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文集目錄

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

☉林國源

神未曾應許,天色常藍,人生的路途,花香長漫;
神未曾應許,常晴無雨,常樂無痛苦,常安無虞;
神未曾應許,我們不遇─苦難和試探,懊惱憂慮;
神未曾應許,我們不負─許多的重擔,許多事務。
神未曾應許,前途盡是─平坦的大路,任意驅馳,
沒有深水拒,汪洋一片,沒有大山阻,高薄雲天。
神卻曾應許,生活有力,行路有光亮,作工得息;
試煉得恩勗,危難有賴─無限的體諒,不死的愛。

 這是我大學剛畢業患病住院時同窗送我的一段聖經引文,抄錄在她送我的聖經的扉頁上。

 那時。我軟弱、迷惘、無助;住院時只帶了兩本書<<藝術的奧秘>>和<<石濤畫冊>>。

 這段引文曾給我一股力量,讓我的生命之泉又再度和暖、流動了起來。

 於姚師母李應強女士的溫婉、堅毅面對疾病纏身,一定也是同樣的力量讓她慧心永遠澄明、詳和、平靜地辭別人世,最後的兩句話是惦念X小姐,是「啊! 活了五十來歲。」這是多麼情深的惦念,多麼平和的感喟呀!

 民國六十五年,我在中國文化學院唸藝術研究所戲劇組,李老師當時是圖書館採編組主任,我研究史特林堡還多蒙她訂購了幾本重要參考書;對史氏<<夢幻劇>>的研究,是我研究西方藝術批評與美學的一個切入點。而在研究的過程中,還是碰到像李老師這樣肯幫助年輕學子的貴人,才一步一步打下研究的根基。

 民國七十二年頃,我有機會教藝院通識中國通史的課程,但我希望在學校堹鄏釵P事也分擔教一班;在商量課程時,在姚教務長的研究室,我看到了李老師對姚老師有一份柔柔的欽慕,記得她臉頰上還泛了些絲的紅暈。

 李老師成為我們的姚師母,我們都為姚老師在晚年有溫婉伴侶感到慶幸;十多年的歲月,我最記得的是,姚老師會為李老師烤麵包,準備早餐;午晚餐姚老師還會淘米下鍋。

 姚老師過世得突然,姚師母一直無法相信;平素寫得一手好散文的師母,早就系統整理了姚老師的創作與論著年表。

 李老師一直深深繫念姚老師,柔腸為之糾結,生命為之耗弱,這令我們這些姚門弟子們感念並帶點不安。

 現在師母安寧辭世,臨走前曾以生命之餘暉圓睜雙目,為莊嚴法相,繼而平靜垂含。張載「存吾順事,歿吾寧也」,師母教讀歷史與國文,性靈得到安頓,得到神的應許,只留得人間淡淡的哀傷與大家濃濃的憶念、與姚門子弟的無盡的感恩。

回到文集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