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文集目錄

敬悼李副教授應強

☉許天治

 最後一次看望李老師是四月廿一日。那天,在臺大醫院堙A她在病床旁的椅子上坐著。她說:「早晨剛輸過一袋血。」雖然,比前次看她清瘦了些,但精神還好。不料相隔不到一月竟噩耗傳來,怎不叫人扼腕長歎?

 認識李老師有十七、八年了。當時,藝院設立伊始,李老師正在撰寫一篇探討紅樓夢人物衣飾色彩的論文,她知道我教色彩學有年,問了我一些有關不同色彩體系中色相、彩度、明度排比的問題。從此,我認識了這位清純、端麗、溫雅、好學的老師。

 一天,姚一葦先生突然告訴我,他向李老師求婚有成,邀我同登李府一行。我先是一陣錯愕,旋即欣然同意。那天,李老師穿著一身紅底罩墨褐色縷花的連肩長裙,嫣然含笑,迎在門前。喜悅寫在她的臉上,洋溢在舉手投足之間。他們真是一對人間仙侶,在心靈的契合裡,豐盈地相互扶持著。結縭以來,姚公體貼李老師疼愛有加;李老師照顧姚公則更是無微不至。她景仰姚公的風骨,尤其欽佩他的治學精神。有一次,她幽幽地說:「若能陪伴姚先生讀書、寫作廿年,就心滿意足了。」她奉獻了錦繡年華,去呵護著她心儀的一代巨擘。

 迨姚公因心疾開刀而歸道山。當時,我羈旅海外,返台後獲悉,慘慘終日。唏噓之餘,奔訪李老師慰問,她正在研究室中。一襲黑衫,神情肅穆。那天,她眉宇之間隱含著無盡悲悽,但絕無一般兒女的悲態。我知道她心在滴血,她的淚水卻化為無比的剛毅。她堅定地訴說著如何著手整理姚公的傳世巨構。直到病篤,仍念茲在茲。最後,更捐出巨款,在校內設置「姚一葦藝術基金」,嘉惠學子,足見她對姚公的摯愛與對學術的虔敬。

 李老師教學認真,治學嚴謹,著有:「從齊白石題跋研究白石老人」、「紅樓夢的色彩藝術」、「中國服裝色彩史論」等書。治學、課餘擅寫散文,見於各大報章副刊。她文筆清美,讀之如嚼橄欖,餘韻雋永。媒體慣以散文家稱之,實至名歸。

 李老師走了,留下不盡哀思。她的清麗音容,她的綽約風神,她的才華,她的文筆;尤其是那一片人間罕見對姚公的摯愛深情。

回到文集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