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home
關於本站 | 回首頁
生平年表
著作目錄

劇本創作
學術論述
散文評論
古典詩詞
劇場春秋
教育志業

紀念文集
相關文獻
對話空間

最新訊息

回到文集目錄

再會了,糖廠人應強

☉于玉珊

 認識李應強老師是在藝術學院剛成立的時候,算算也有十八年了。當時只知道她也是文化大學畢業,算是我的學姊吧。後來有一次和她聊天,她問到我父親是不是某某人,我答是,她提到我父親在南投糖廠當醫務室主任時,她們一家人也住在那兒。我非常興奮,因為南投糖廠早在多年前就被拆除了。這是多年來我第一次遇到了一個知道它的存在的人。糖廠人似乎對於糖廠都有著一份難以割捨的特殊情感,我倆興緻勃勃地談論著糖廠的種種。雖然我倆當年並不認識,但是經由對於那個時空的回憶與分享,我們彷彿在三十年前就已一同在糖廠那塊土地上奔跑嬉戲似的。

 姚老師是我唸文化大學藝術研究所的恩師。李老師在民國七十三年成為老師的妻子之後,也就成了我的師母,只是又同為藝術學院同事的關係,所以我還是習慣直呼其名,而她一點也不以為意。

 李老師是一位和善卻又獨立自主的人,平時見到她,她總是面帶微笑,講起話來輕言細語,可是話語中又總有自己的主張與見解。和她相識這麼多年來,除了姚老師過世的當天,見到她傷心哭泣外,就連她生病這一年多來,我未曾見她掉過一滴眼淚。她總是穿著合宜,舉止優雅,就像她喜愛的蘭花一樣。

 李老師走了,也許就像楊人凱老師在送她花籃的卡片上所說:「老天無眼。」也許是上蒼見她孤獨一人,便接了她去天上,和她的父親、母親以及姚老師相聚,我寧願相信後者。李老師因病已於上學期末辦好退休手續,離開了工作多年的共同科,這學期我被分配而搬進了李老師空著的研究室,這算巧合還是機緣?這幾天,我常常看著牆上她留下來的那個黃色的中國結發呆,真想說:「應強,妳好嗎?真的很想能夠再和妳再聚聚,像當年一樣的聊聊天吧。」

回到文集目錄

Copyright 2003. Yao Yi-Wei Art Foundation, Taipei National University of the Arts